<div id="dkybx"></div>
              <dl id="dkybx"></dl><em id="dkybx"><ins id="dkybx"></ins></em>
              <em id="dkybx"></em>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嘉影動態及新聞資訊 Home > 新聞資訊


              當下,中國需要什么樣的動畫電影?
              發布時間:2018-9-11
                    暑期檔的動畫電影市場,可謂波瀾不驚,一片疲態。被寄予厚望的《風語咒》上映一周,票房勉強過億,口碑兩極分化,爆款夢碎的現實令人唏噓不已。不只是暑期檔,近一年動畫電影市場一直處于低迷狀態。

                   年初,IP續作《熊出沒·變形記》雖累積6億元票房,但氣勢與口碑不復當年之勇。斬獲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銀熊獎的《犬之島》在中國市場只拿下4300多萬元的票房。就連一貫口碑票房雙豐收的迪士尼/皮克斯合家歡類出品也漸露疲相,《超人總動員2》登陸中國院線,最終止步于3.5億元票房。在高速發展的互聯網時代,視頻網站、手游等移動端碎片化娛樂分流嚴重。超過5萬塊的銀幕布局已經接近市場上限,使電影觀眾群體本身的分化也日趨明顯。

                    面對這種情況,動畫電影該何去何從?或者說,當下的中國,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動畫電影?

              1、創作應觀照成年觀眾

                   隨著主流觀影群體已步入成年,配合他們成長的應該是動畫電影的成熟與完善,以成年人為目標觀眾的動畫創作應該逐漸走上動畫電影的舞臺。目前的中國電影市場,00后與90后成了影院觀眾的主力。他們對動畫有著“與生俱來”的接受習慣。憑借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他們涉獵廣泛,不僅熟諳各國動畫電影的形式風格與創作規律,更是在長期觀影過程中累積了清晰敏銳的鑒別力和豐富的審美經驗。其日趨理性的觀影需求需要更為成熟的作品來填補。前幾年《大圣歸來》的票房成功就是他們觀影需求的一次集中爆發,說明具有復雜深度的角色設計之于作品的重要意義,也讓我們看到了以成年人為目標觀眾的動畫電影的市場潛力。

                  事實上,在國際范圍內,以成年人為目標觀眾的動畫一直是優秀動畫電影的品質擔當者。譬如《魔術師》《鬼媽媽》《和巴什爾跳華爾茲》等,這些作品不僅能洞察人類豐富的精神世界,還可以切入復雜深刻的社會議題。它們的形式感或許“低幼”,但它們能夠探討的內容和觸及的思想深度與真人電影并無二致。今天的中國電影市場,稀缺的正是這類作品。這也是為什么《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等總能在同期上映的作品中獲得更多的媒體關注,從單純的電影上映演變為引發社會各界熱議的文化事件的原因。這一現象有力地證明,動畫電影觀眾不再滿足于故事幼稚、角色夸張、主題意蘊淺顯直白,所有人物都仿佛生活在無菌世界中的常規處理,開始嘗試尋求一種更為復雜的情感體驗。


                   從根源上講,我們應該厘清動畫電影的概念。它并非低幼的代名詞,而是一種獨特的視聽表現形式,因其摒棄真人表演和僭越每秒24幀的運動速率而在電影家族中獨具一格。除了那些刻意定位低幼群體和老少咸宜的合家歡類訴求之外,具有一定思辨深度的創作在當下應該獲得更多的關注。

              2、別讓民族風格流于表面

                   曾幾何時,關于國漫崛起的論爭紛紛攘攘,甚囂塵上。一邊談情懷,一邊談擔當,過多的外圍因素反倒干擾了創作的純粹性。對民族文化持有自信擔當的意識當然重要,但創作者不能以此為借口,束縛自己的創作思路。動畫是一秒一秒做出來的,只要創作者足夠真誠,對傳統文化了解足夠深入,潛藏在他們血液中的熱情觀眾自然能感受到。萬籟鳴版的《大鬧天宮》中,與傳統民族文化符號相關的細節數不勝數,如剪紙一般靈動飄逸的人物造型、與民間文化相輔相成的亮麗色彩、與京劇器樂節奏相得益彰的動作起伏、與傳統壁畫一脈相承的團體造型等。但這些只是表層,它最見功力的地方在于如何將零散的元素納入到整齊劃一的民族性審美中去,即靈活多變的奠基于平面性之上的形式美感。我們之所以感受到它那股強烈的中國味兒,是因為這種處理手法與其他中國傳統藝術的殊途同歸。

                   換句話說,國漫的民族風格正是在那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層面上發揮作用。觀眾對作品是混沌式的整體感知,創作者卻需要恰到好處地經營每一個細節及相互之間的關系。如果吃不透這一點,則只能停留于表面文章。像《大魚海棠》從創作之初就背著國漫崛起的重負,個別細節不可謂不精彩,但整體卻在宮崎駿式的空靈和中國式的平面感之間糾結游走,只落得個差強人意的結果。至于最近上映的《風語咒》,同樣被媒體譽為國漫崛起之希望,但其游戲CG感的整體畫風與審美基質與我們熟知的國漫氣質相去甚遠,令抱著去看國漫大片心情走進電影院的觀眾大呼失望,票房失意自然而然。事實上,如果不刻意打造所謂國漫神話形象的話,《風語咒》至少在技術品質上可圈可點。強行戴上國漫的帽子,于創作上不僅會縮手縮腳,營銷上也會誤導觀眾。

              3、創新是成功的必經之路

                    當下的動畫電影面臨一個殘酷的現實——觀眾“喜新厭舊”的速度超過了從業者的創新速度。一味抱殘守缺,守著一個過氣IP一魚三吃,或用幾個中國風符號,造幾個怪獸,弄幾個山崩地裂的特效就能拯救世界的老套模式愈發行不通了。即使頗具創新意識的迪士尼/皮克斯,那一波波的《×××總動員》,觀眾看多了也難免膩味,《超人總動員2》票房疲軟即是證明。

                   創新不一定非要徹底推倒重來,只需要跳出既定思維模式,在尊重傳統的基礎上有一些創造性發揮,用當代思維和當代視點重新解讀傳統材料也能給人帶來驚喜。如果能在更寬泛的語境中尋求文化碰撞,在輕松娛樂中實現思想交流,就會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比如,雖然遵循的仍是合家歡式的老框架,卻在魔幻現實主義的表達中雜糅美國有關家庭的價值理念和拉丁美洲文化對于生死的看法的《尋夢環游記》,口碑票房雙豐收便是例證。再比如,《大圣歸來》中大圣的角色設定——不再無所不能,不帶神圣光環,頗具憂郁氣質和草根特質,像我們尋常百姓那樣時時刻刻困擾于現實世界與精神自由沖突中,就充分體現了創新意識。因為觀眾看大圣在銀幕上搏命,仿佛感受著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奮斗一般。創作者對傳統西游人物的當代闡釋和全新建構,幫助觀眾完成了影像敘事中尤為關鍵的角色認同。


                   有時候,創新更多的是一種四兩撥千斤式的智取。放眼世界動畫電影市場,類型融合也是不錯的創新思路。《海洋奇緣》將動畫與音樂歌舞劇傳統結合起來;《神偷奶爸》系列巧妙納入科幻元素;《蘭戈》將動畫與西部片元素融為一體;《僵尸新娘》則將驚悚題材與動畫嫁接起來,均取得了令人滿意的結果,這些都可以成為我們的借鑒。


                   此外,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對觀眾的分流也從側面刺激了我們對于動畫電影創作的思考。碎片化短視頻提供即時、輕快、沒有門檻的娛樂體驗,但這種轉瞬即逝的體驗也會加深和累積用戶的無力感與缺失成就的感覺。動畫電影或可以此為契機,在創作上貼近現實,挖掘社交議題,將作品打造成可供話題討論、價值碰撞的互動平臺,發揮自身的媒體聚焦作用,多為觀眾輸出視聽語言嫻熟的、接地氣的、成熟的好作品。這些建議或可為現在正處于迷茫之中的創作者打開更多的想象空間,從而找到適合他們個人也適合中國動畫發展的全新創作道路。

              來源:光明日報

              【返回】

              廈門嘉影動漫有限公司
              地址:廈門市軟件園二期望海路10號6樓 電話:0592-5915132 0592-5915232
              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 served 閩ICP備10000035號-1
              幸运农场复式中奖金额

                          <div id="dkybx"></div>
                          <dl id="dkybx"></dl><em id="dkybx"><ins id="dkybx"></ins></em>
                          <em id="dkybx"></em>

                                      <div id="dkybx"></div>
                                      <dl id="dkybx"></dl><em id="dkybx"><ins id="dkybx"></ins></em>
                                      <em id="dkybx"></em>